[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化纤信息网 >> CCF视点·行业要闻 >> 正文

阿里建的“数码印花工厂”,7天交货!她真的开始干制造了?

2020年10月14日08:18 【作者:印花社TopPrint】     
 【严正声明】凡注明作者为 “CCF”的作品(含文字、图片、图表、数据等), 未经CCF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571-8378661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阿里捂了三年的新业务——犀牛智造,9月16日终于走上前台,位于杭州的工厂已投入生产。最近刚刚亮相的犀牛智造,是阿里花费三年时间、针对制造业领域编织出的又一张大网。

微信图片_20201014082059.jpg

  刚投产的犀牛工厂乍看像一家T恤厂——流水线中不乏款式简单、仅是印花不同的T恤;看完官方介绍,又会将它视作C2M的变种——主打按需生产、小单快返。然而,正如我们指出的,线性增长显然不是阿里的目标,也不是把生产货的环节包揽进来,输出模式以获得指数级增长才符合阿里的风格和体量。

  犀牛离淘系生态足够近,使得它看起来与C2M同根同源,但个性化的C2M由于市场需求有限,并不在犀牛主要射程范围内,犀牛工厂做的是一道填空题,小批量、多批次、快速满足市场即时性需求。

  现阶段的犀牛客观上服务于淘系电商,实际独立于淘系之外,淘系是犀牛的应用场景,从组织架构上可窥得这点。智能制造事业部总经理伍学刚向淘宝天猫总裁蒋凡汇报,但事业部拥有独立编制,“搭班子前逍遥子给了两点建议:要有一群算法科学家;要有独立编制,有独立的业务、技术、开发、产品,类似一家独立公司。”伍学刚接受36kr采访时提到。

  制造业的云端化——不妨这样理解犀牛。犀牛搭建的是供应链平台的底层地基,现阶段系统连接是单线程的,仅有淘宝商家和犀牛工厂,但假以时日,犀牛必将向设计师、软件开发商敞开大门,并将模式输出给中小工厂,终局是原材料商、中小工厂、设计师、中小商家、软件开发商等要素在这张网上高速运转。

  犀牛工厂是阿里新制造样板间的1.0版本,阿里亲自上阵跑通从后端到前端整套流程探路,秀下技术肌肉,接下来就是行业复制、对外输出模式了。当然,制造业的复杂性,注定了这条路将极其漫长。

1

  柔性供应链概念并不新奇,淘宝第一代网红店就有向这条路摸索的意思。

  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在2017年推出的《智能商业20讲》中提到,网红电商的成功源于在三个不同的面都得到了指数级增长的资源支持——淘宝、微博以及浙江和广州十年来逐渐形成的柔性供应链平台。

  “网红电商的饥渴营销、预售模式需要供应链发生根本改变。”在网红店铺运营模式下,因为粉丝等待时间太久会失去购买欲望,预售商品售罄后,店铺需要在两周内补单,“拥有返单能力的快速反应供应链,是电商网红最重要支撑。”曾鸣说。

  天下秀创始人李檬对工厂和网红品牌的需求差异做过一番解释,工厂习惯于生产“大批量、标准化的产品”,比如一款衣服10万件订单,工厂安排工期集中式、流水化生产,成本可以做得很低。然而一些网红品牌,都是200件、300件的少量订单,而且要尽快出货。这要求生产线要不停转换款式,工厂的买面料流程、生产流程、检验检测流程、物流流程都要快速调整适应。

  杭州九堡被称作网红电商大后方。常驻人口数在4万左右的九堡,有十几万外来人口,密密麻麻聚集了几千家服装工厂,还有面料、拉链等等各种供应商,同时附近滨江、萧山、西溪的供应商与之呼应。李檬介绍,“很多网红在这里设立了自己的后方基地,挑货、选货、卖货,变化灵活。哪怕这样,也不是所有产品都能灵活供货。”

  快反供应链的优秀代表是Zara。据和君咨询统计,Zara每年会推出12000个款式,保持一周两次上新的频率,产品从设计到上架的时间不超过3周;同时,Zara利用小批量、多批次的供货方式,每周两次向各地专卖店进行新品配送。快反供应链之下,库存积压问题得到缓解,Zara打折产品只占总量10%左右。

微信图片_20201014082106.png

  但国内服装行业的供应链顽疾始终未得到彻底解决,且市场是典型的大市场小公司格局。据中国银河证券研究报告,行业龙头市占率均低于2%。

  具备快反供应链能力的巨头没有出手做解决方案的直接动机,而市场上存在着大量中小品牌,它们无法享用大品牌专属供应链,只能依赖效率更低的中小工厂,比如杭州九堡的服装生产商;国内大品牌供应链能力与Zara比尚差一截,中小工厂与之差距就更悬殊。

  犀牛的出现,就是为解决中小商家的供应链问题,而其切入点也正是服装。

微信图片_20201014082109.jpg


2

  拼多多的拼工厂、京东的C2M反向定制、上述阿里C2M产品线迈出了第一步,根据用户数据预测消费趋势并反馈给厂家,当然,数据结论的质量和系统性取决于总量大小和技术底子的厚薄程度。但在生产端,如果扎入产业的深度有限,提供的大抵只是数据,而无法解决根本的生产力矛盾。

  正如上文所分析,工厂利益趋向是大单、长交付周期,以服装行业为例,行业平均交付流程是1000件起订、15天交付,畅销品不缺货要求交付足够快,库存成本降低要求起订量足够小。这需要生产端实现碎片化订单集中化,采购端集中采购原料、生产端利用新技术实现差异化生产,把社会松散的运力组织起来,集中力量办大事。

  按官方介绍,犀牛智造平台可实现3D快速仿真测试的数字化设计系统加速产品上新;每块面料都有ID的中央仓实现智能采购;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结合的棋盘式吊挂提升制造效率;数字印花提升印花效率。最终,犀牛智造平台可实现100件起订,最快7天交付。

微信图片_20201014082112.jpg

  小单快返在其他行业同样有市场空间,希疆在2018年年底提到,供给侧的趋势是,有更快反应、更大弹性,以往在服饰行业表现得尤为明显,近两年消费电子、大家电、汽车行业都有了类似趋势,企业推新品的速度在加快,产品生命周期在缩短。

  将模式复制到其他制造业的任务极为艰巨,服装已经是阿里积累最深的行业,要跑通其他行业就更需时日。据制造业从业者者分析,犀牛的订单会偏向标准化程度较高的商品,以简单款T恤、裤子切入证明了这一点,接下来犀牛可能会向日用品方向走。


【风险提示】本报告中的所有观点仅代表华瑞信息分析师个人看法,不代表华瑞信息的观点,不作为直接投资依据。若据此入市,应注意风险,分析师及华瑞信息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损失和风险。
标签:阿里 数码印花
[1]
[0]
相关资讯
历史资讯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