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化纤信息网 >> 市场纵横·市场速递 >> 正文

长三角与大湾区纺织产业协作模式嬗变

2021年01月19日14:18 【作者:南方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为外部投稿,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CCF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及数据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5场革命引领绍兴纺织突围

外向型模式乏力是各纺织大省通病,近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双重挤压”更让广东纺织产业压力陡增。

“绍兴纺织经过5场革命,实现发展模式突围,可供广东参考。”绍兴纺织产业协会秘书长张云珑说。

绍兴上世纪80年代通过化纤革命承接国外产业转移,90年代靠体制革命畅通产销渠道,新世纪初由外贸革命扩大出口,3场革命奠定改革突围的基因。这三个阶段,广东纺织产业经历相似。

但此后,绍兴设备、市场2场革命对纺织外向型模式“动刀”更快更深,推动总量和增速两个不降反升,企业参与度和协同性之高为广东少见。

——设备革命以“早、狠、准”的特点推动产值不降反升。

迎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很典型,记者走进厂区,没有滚滚浓烟,只有蓝天和蓝天下L型排列、整洁的浅蓝色大楼,现场已看不出传统印染厂模样。公司董事长傅双利看好设备革命,在越城区老印染厂关停搬迁之际,投资12亿元,引进日本、意大利先进设备,在柯桥区新厂建起占地120亩的智能工厂。

“早”体现在绍兴在环保要求较宽松的2010年,便强力关停整合迎丰科技等印染企业。全市印染企业都向占绍兴纺织产值七成的柯桥区搬迁,但该区印染企业数却从212家降至108家。

“狠”是指迎丰科技等企业在政策支持下“裂变+升级”式搬迁,在应对搬迁带来生产停滞和成本上涨的同时,再额外拿出一笔钱,在新厂区或旧址按高标准新建智能产业园,一次搬迁带动两地蜕变。

“准”则是钱花在“刀刃”上,政企近年约50亿元“轻量化”技改投入下,完成了包括10万余台织机80%进口、24家印染企业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等目标在内的系统性升级。

现在,低端产能外流了,先进产能却进来了,虽然企业少了,但柯桥区印染业2020年1至10月产值323亿元,同比增长2.1%。

——市场革命以“紧、灵、新”的特点推动增加值不降反升。

市场革命由绍兴中国轻纺城引领,从500米地摊经济,发展成世界最大纺织品集散中心。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记者走进往日最繁华的东市场,一楼难见采购商,一家名叫“纤朵”的仿真丝布料商铺里,店员周俞希正在空闲中给自己化妆。“客流不多,但有信心。”她说,产品销售网络和链条正常运转。

“紧”是指周俞希的信心来自绍兴坚持维护的一条紧密耦合、协同发展的产业链。其以轻纺城为核心,上游覆盖柯桥、上虞的化纤、棉纱原料生产,中游依托柯桥蓝印小镇印染,下游延伸诸暨袜业、嵊州领带、余杭家纺、宁波西装、嘉兴毛衫、湖州童装等,一直紧密联动。

“灵”便是说轻纺城虽为全球1/4纺织面料交易地,但一贯重视发展城内11000家国内纺织贸易公司。外国采购商来得少了,外销也能立刻灵活变内销。

“新”代表绍兴纺织产业链将继续升级,对标巴黎、米兰、京都,打造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参与的“集群共治”新模式,从块状经济向现代集群制造转型。

最终,2020年上半年外需大降之际,占比过半的纺织产业却带动绍兴五大产业规上增加值不降反升3个百分点,达377.6亿元。

“断臂式”转型追赶消费升级

针对消费升级需求未满足的挑战,广东纺织产业新一轮发展规划计划做大品牌、提升品质、丰富品种。

如果把视野放宽到整个长三角,江苏常熟波司登集团等大中型企业的转型经验,亦值得粤企关注。

记者走进波司登智能工厂和配送中心,只见多台机器只需一位工人操作,羽绒服自动剪裁、缝制、充绒,每个充绒片的数据由云端控制,精度达0.01克。机器人不仅会自己装卸货物,在自动行驶途中遇见记者,还会停下来“礼让”。

1995年至今,波司登连续25年全国销量领先,营收突破百亿元。品牌众多,高中低端产品全覆盖,还经营休闲男装、休闲女装等服装品类。

这样一家在市场中强势的企业,前些年也曾深陷困境。

2014年,波司登在全国新开2560家门店,平均1天开7家,全部门店多达15569家。2015年,营收突遭腰砍降至50亿元,2016年净利润只有1.4亿元。

此前20年靠规模致胜抢占市场的绝招,似乎不灵了。

波司登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德康感叹,从2015年开始晚上睡不着。“因为发现坏的事情,自己找不到原因。”只好不断靠反季抛售和关闭低效门店自救。

波司登事后复盘,并聘请专业咨询公司分析原因:产品定位不高端、品牌老化未跟上消费升级需求……一句话,无法赢得年轻人青睐。

2017年开始,波司登深挖“大品牌、好品质、羽绒服代名词”的品牌形象,坚决推行“断臂式”转型,砍掉羽绒服外多个品牌和延伸品类。到2020年9月,门店砍至4644家。

高德康自称二次创业,把“聚焦主航道、聚焦主品牌、收缩多元化”定为企业新战略。

首先,便是在年轻人中激活品牌。小红书、抖音等成为新营销渠道;“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斯嘉丽·约翰逊成为品牌代言人;登陆纽约时装周、米兰时装周、伦敦时装周等国际秀场,吸引年轻人目光。

接着,从“时尚+功能”角度升级羽绒服产品,一改国产羽绒服价格长期低于1000元的窘境,瞄准2000—2500元的中高端市场,打造登峰、传奇、极寒、高端户外系列中高端产品线,防寒与时尚兼具。

绝处逢生的二次创业后,高德康发现,2020年18—34岁群体购买人数同比增长51%,一二线城市购买人数同比增长54%。在此带动下,2019/2020财年营收重破百亿元,达到122亿元,净利润约12亿元。

新互动催生新商业模式

解决传统商业形态陈旧的挑战,需要创新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

一方面,传统“江浙生产+广州销售”模式正在消亡。

以前从绍兴中国轻纺城拿货,到广州中大布匹市场销售,中间差价可达1倍。“现在大规模采购越来越少。”绍兴中国轻纺城相关负责人说,100件起购等小批量订单成为了主流。

另一方面,粤港澳大湾区和长三角至少已经出现“深圳设计+江浙生产+上海销售”、数字化赋能两类新型互动。

在常熟服装城核心地段,一栋白色竖条型设计的七层小楼形象独特。这是常熟聚道中心,记者在1楼看到,现代风、工业风……数十间设计师门店装修风格各异,每一家门店里展示一种独立女装设计创意。

“这是深圳女装设计师的‘飞地’。”中心现场负责人徐卫兵说,中心2020年7月开业,半年内已有100余名深圳设计师常驻,400名深圳设计师两地往返。

深圳是我国女装设计中心,2014年左右这个圈子涌现创业潮,近半设计师离职创业,与设计专业应届生、买手店老板一同形成了深圳女装设计师群体。

由于主要买家是每款设计订购50—100件的小型买手店,大量深圳女装设计师闯荡消费能力更强的长三角,往往一个季度设计款式便迭代上百款。中心一位设计师说,在常熟服装城,服装厂大批量订单利润率只有15%,设计师小单却可达30%。

让记者意外的是,该中心不仅1至3楼开设了超过100家设计师门店,走上4—7楼,还能发现为设计师提供的版权交易、展厅、演播厅等各类功能齐全的服务区。

业界人士认为,此类机构或将对广东设计形成资源虹吸效应,值得正在培育现代纺织产业集群的广东深入关注。

除了消费优势,长三角在当地互联网平台推动下,纺织产业数字化赋能互动火热。

为利用大数据探索以需定制、按需定产,浙江老牌窗帘企业金蝉布艺在海归总经理、“织二代”杨卫主导下,与上海电商平台拼多多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

为最大限度数据共享,迅速成长为数字化运营企业,江苏波司登集团与浙江阿里云签约,共建全域数据中台,波司登全域会员、全域产品、线下门店、物流等将完全数据化。

为主动对标阿里犀牛工厂“以销定产,小单快返”,常熟服装城管委会专门设立数字管理局,服装城传统服装企业正在实现设计、生产、流通、消费全流程数字化协同。

相比长三角,广东佛山、东莞等纺织制造强市2020年虽也与拼多多等平台签约合作,但更多停留在电商层面,尚未尝到数字化赋能太多甜头。

“不论脚步快慢,新商业模式的蓝海对于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均机遇巨大。”常熟服装城经济服务局局长金宇恒说,眼下的数字化转型潮“一年一变样,三年大变样”,现代纺织产业方兴未艾。

建言湾区

广东纺织产业

数字化赋能待加速

在《广东省发展现代轻工纺织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中,数字化赋能是首个重点任务和首个重点工程,集群层面需要打造集群产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产业链上下游和跨行业融合的数字化生态体系。

长三角纺织产业集群近水楼台先得月,与当地阿里巴巴、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广泛合作,整体走在数字化赋能前列,也吸引京东等平台频繁“登门”寻求合作。相比长三角,广东纺织产业集群尚未形成数字化赋能共识,对数字化的观感大多停留在电商和直播层面。

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德康认为,未来10年,数字化一定是传统行业的新赛道。链接消费者的能力就是品牌力,来自市场的第一手数据是企业前进的重要依据,不以数据为依据,品牌引领就会偏离正确的方向。应将数智化转型作为企业“新基建”的核心发力点。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副院长邱琼建议,纺织服装企业应依托主要电商平台数字化赋能,打造针对各产业环节、各业务场景的数字化云服务平台,打通从设计、采购、生产、销售等在内产业链信息壁垒,用好数字化这根杠杆,去撬动场景再造、业务再造、管理再造和服务再造,从而撬动内需消费持续升级。


标签:纺织
[0]
[0]
相关资讯
历史资讯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