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化纤信息网 >> 宏观财经·宏观财经 >> 正文

联储“大鸽”布拉德担任今年票委:美联储已经走到加息尽头

2019年01月11日07:32 【作者:华尔街见闻】     
 【免责声明】本文为外部投稿,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CCF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及数据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继上周五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了利好于市场的“偏鸽派”言论后,本周以来越来越多的美联储官员表达了对暂缓加息的支持。

素来有“联储大鸽”之称的偏鸽派官员、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是2019年的FOMC票委,他接连两日反对进一步加息,也不排除在FOMC会议投下反对票。路透社认为,从20182月鲍威尔接任联储主席以来,每一次的货币政策决议还没有过异议。

12月就反对过加息 应重视市场传递的信号

布拉德周四表示,他怀疑去年12月的加息就“做过头了”(overreach),当时他表达过反对,担心美联储正处于一个“政策错误”的悬崖边缘(precipice)。他曾建议将“通胀预期走软”这种表述放入12FOMC会后声明中,并坚定地认为“美联储已经走到了加息的尽头”。

从市场的表现来看,在布拉德言论前后,美股三大指数在午盘后重新转涨,此前一度因鲍威尔在采访中支持继续缩表而全线转跌。

 

布拉德不支持继续加息的理由是美国经济增速可能在今年放缓,市场认为通胀将降至美联储2%的目标下方,收益率曲线也在暗示,美联储应当温和地实施利率政策正常化:

“美国现有的政策利率水平属于正好,美联储不应该预期还会进一步加息,美联储将利率正常化的机遇窗口已经关闭,我不认为美联储现在还没有达到目标。

美联储需要更为认真地对待市场传递的信号,在这方面市场几乎永远都是对的,而美联储是错的。贸易摩擦可能正在抑制美国国内的商业支出,不确定性和焦虑不安在海外更为浓烈,我担心全球经济已经开始的温和放缓会因此恶化。”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周四的重要采访中,也承认对全球经济的外部环境如何影响美国经济感到担忧。他认为,2019年美国经济不会发生衰退(recession),美国经济动能很好而且很稳健(solid),“我主要担心全球增长,需要看亚欧经济增速放缓如何影响美国”。

布拉德则表示,他在201512月开启的本轮加息周期大部分时间都支持加息,主要由于经济增速快于他和其他政策制定者的预期,进而推动失业率下降也超过预期,为美联储带来了利率政策正常化的机会窗口:

“但12月进行2018年第四次加息、本轮周期第九次加息时,我就不同意,因为当时的通胀预期已经滑落。这个预期表明美联储的政策立场可能过于鹰派了,建议美联储留心这种警告,小心不要在政策上过于激进,导致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

加息或令美国经济衰退 反对前联储主席评论政策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布拉德周二在接受采访时直接警告称,未来持续更多的加息可能导致美国经济衰退:

“美国现有的政策利率水平已经很好了,没有任何迫切的需求来进一步加息,除非经济或通胀放缓的程度超过预期。如果没有真实的通胀威胁,就基本没有理由来加息至更为限制性的水平。”

布拉德在当时的采访中同样呼吁美联储重视市场的警告,例如债市收益率水平正在发送预警信号,如果利率进一步走高可能带来衰退风险。他认为,过去10年证明市场都比FOMC委员会本身,在判断货币政策如何进一步发展时“更为精准”,所以市场认为“不会很快加息”应被联储参考。

布拉德还表示对小幅降息“持开放态度”,虽然他不认为有必要降息,一切取决于经济如何演进。他不认为有理由改变缩表政策,债市借贷成本没有反映出缩表正在影响市场,美国经济今年将温和增长,通胀率围绕2%波动,这些都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上周五与本周四的观点相仿。

有意思的是,布拉德本周直接批评了前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和伯南克持续评论货币政策的行为,认为是造成美联储与市场沟通效果复杂化的原因之一:

“他们的做法有点像是干预现任主席了。不能让前联储官员也发表过多对货币政策的评论。他们已经不制定政策了,但是他们还在扰动市场,因为他们曾经制定过政策。”

鸽派转向真成美联储主流?今年票委构成藏玄机

布拉德表示,在至少是“暂停加息”方面,FOMC委员会“正在逐渐接受他的观点成为共识”,他认为之前已经加息多次会令更多联储官员同意“当前可以对加息政策更有耐心”,主要是等待失业率超低最终拉动通胀的现象出现(即菲利普斯曲线再度生效)。

华尔街见闻也提到,继鲍威尔“转鸽”、一改对市场的冷漠后,越来越多美联储官员加入阵营,公开表态称,是否进一步加息应该要有耐心,甚至有官员呼吁暂停加息。但也有官员认为金融市场对美国经济的看法过于悲观,如果基本面无忧虑,美联储今年可能按计划加息两次,甚至三次。

而今年是决定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方向的关键时期,偏鸽派且成为票委的布拉德,以及另一位偏鸽派兼票委的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两人观点的动向可能预示着美联储的微妙转变。周三埃文斯也表示,"我们有能力等待并仔细评估即将出炉的数据和其他进展”,目前缺乏证据证明通胀明显高于央行设定的2%目标,与布拉德的观点异曲同工。

看上去,鸽派的言论正逐渐占据美联储决策层的主流,但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ID:Investing-com)曾指出, 在2019年获得FOMC投票权的是四位美联储“老兵”,分别是堪萨斯城联储主席埃斯特·乔治(鹰派)、波士顿联储主席埃里克·罗森格伦(鹰派)、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中立)、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布拉德(鸽派):

天秤的另一端是最为鸽派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布拉德曾在12月7日称,“我是美联储当中最为鸽派的人士。我不认为现在处于进一步提高短期利率的有利位置。”

相比之下,埃文斯更为中立。在11月27日的一场专题讨论会上,埃文斯称,预计货币政策将回归至更为中性利率的水平。“进入中性环境可能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中性利率是指将利率提升至既不刺激增长、也不减缓增长的程度。

但布拉德、埃文斯及罗森格伦都曾经在过去根据经济的动态进展而大幅调整他们的货币政策立场,这种情况有可能在2019年再度出现。

标签:美联储
[0]
[0]
相关资讯
历史资讯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