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化纤信息网 >> CCF视点·CCF评论 >> 正文

Stora Enso退出溶解浆对产业影响浅析

2021年03月31日14:23 【作者:CCF 丁晋奇】     
 【严正声明】凡注明作者为 “CCF”的作品(含文字、图片、图表、数据等), 未经CCF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571-8378661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3月29日,Stora Enso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将考虑退出溶解浆业务。但并未公布确定的退出时间和退出模式。Stora Enso进入溶解浆领域后,一直都是中国优质的原料供应商,并且与中国的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鉴于Stora Enso已经拥有43万吨的溶解浆装置,对中国的供应量正处于上升之中,此次宣布退出引起市场较强的关注。

根据海关数据,中国大陆地区2020年进口来自芬兰的溶解浆17.24万吨,占总进口量的6%,按来源国区分,进口量排第八名。

image.png

从收货地来看,来自于芬兰的溶解浆主要供应新疆地区,其次河北和东部其他省份有一定的进口量。

根据数据监测,2020年7月份以来中国的浆粕供应整体就呈紧张状态。虽然进入2021年溶解浆供给开始不稳定的增加,但截至目前供应依旧没有摆脱偏紧格局。此次Stora Enso突然宣布退出,让原本紧张的溶解浆市场进一步焦虑。如果Stora Enso短期内立刻退出,那么对于其下游采购商,短期内较难得到充分的替代品。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在南美有庞大的新增产能,未来供应量理论上会较为充裕,但如何过渡到南美新产能充分释放是个难题。

此外从针、阔叶浆角度考虑,也会有不同的结论。从供给端来看南美新上的溶解浆基本为阔叶溶解浆。未来阔叶溶解浆的供求格局可能好转,但针叶浆目前全球依旧处于紧缺状态。近年来,Stora Enso是唯一大规模增加针叶溶解浆供给的企业,中国企业普遍预期2021年Stora Enso能在针叶浆形成较大的增量。但如果浆厂退出溶解浆生产,这种预期将落空。

从需求端来看,目前全球莱赛尔产能在快速扩张,除了个别企业可以以阔叶浆为原料外,其他绝大多数企业都需要以针叶浆为原材料,这就形成对针叶溶解浆的争夺。我们注意到2021年初以来,欧洲的主要针叶浆都由于各种原因,减少了对中国的供应量。除了莱赛尔的争夺,中国的粘胶短纤企业近年来差异化水平不断提升,差异化粘胶短纤对于针叶浆的需求整体明显高于常规纤维,个别品种甚至需要纯针叶浆为原料。这就进一步压缩了常规纤维的针叶浆供应空间。

如果Stora Enso退出,未来针叶浆失衡情况可能会存在较长时期。当然中国多数粘胶企业具备纯阔叶浆生产能力,但可能带来的结果就是生产效率的下降,以及一定概率可能出现的品质波动。

当然,Stora Enso的退出事宜仍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相信Stora Enso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企业,会从负责任的角度尽可能实现产业链合作伙伴的平稳过度。对此,我们还会继续关注。


标签:
[1]
[1]
相关资讯
历史资讯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