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化纤信息网 >> 新媒运营·新媒运营 >> 正文

原料持续上涨创新高,成本上升能否消化?

2021年03月03日10:54 【作者:大耀纺织】     
 【免责声明】本文为外部投稿,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CCF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及数据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2021年1月以来,原油价格一路波动上涨,从开年以来的48.4美元/桶涨到今天的59.24美元/桶,涨幅达到22.4%。近日高盛预测,二季度原油价格或达到70美元/桶,加上拜登的1.9万亿美元救市计划,纺织原料或将迎来“通胀性”暴涨!原料持续上涨创新高,成本上升能否消化?纺企要如何应对这波“涨价潮”呢?


纺织原料价格出现“通胀性”上涨


在美国1.9万亿美金的水灌下去之后,必然会给市场带来极大的通货膨胀风险,反映到纺织市场上,就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实际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由于“输入性通胀”,纺织市场内各类原料价格就已经开始涨起来了,涤纶长丝上涨了超过1000元/吨,氨纶更是上涨了超过10000元/吨,粘胶短纤上涨1000元/吨,腈纶短纤上涨400元/吨让纺织人直呼吃不消。据不完全统计,自2月以来,受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持续性上涨,近百家企业集体宣布涨价,涉及粘胶、涤纶丝、氨纶、锦纶、染化料等几十种化纤原料产品。

image.png


同时2020年疫情之下大宗纺织原料行业的动态已让大家大跌眼镜,2021年的开年也延续了这种变幻莫测的趋势。美国等地的极寒天气,推涨了国际原油飙升至13个月高点,不可抗力之下,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菲利普斯化学公司、马拉松石油公司化工巨头纷纷关闭设备甚至停产。寒潮天气导致美国原油产量减少,欧美疫苗积极推进,国际油价继续上涨;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大幅下降,疫苗和美国经济刺激计划继续提振需求预期,供应紧张的局面不免推升了大宗纺织原料的价格。


但历史总在重演,只是不会简单地重复。


如今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从金属铜到棉花,从原油到食品,全球的大宗商品价格都在大幅度上涨,商品综合指数已经冲到了六年来罕见的高价位,油价已经比去年11月高了64%。


无论是危机爆发引发的效应,还是各国的应对手段,其实和之前没太大差别,通过制造流动性宽松环境支撑市场。在全球信用扩张的背景下,投资和消费不会止步于此经济完全收复失地,而是会继续推动开启经济上行的周期,带动大宗商品走高。


2021年的原料市场有大概率将是2020年下半年的延续,在资本炒作与下游需求的带动下,2021年的原材料涨价潮提前到来了,这也让下游的纺织企业措手不及,如果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下游纺织企业也势必会出现新一轮的涨价。


三大原料齐上涨,成本上升能否消化


在外盘原油、有色金属、化工等商品期货整体大涨的利好拉动下,郑棉开启一轮强势补涨行情,CF2105合约突破16500元/吨,剑指第三目标17000元/吨。国内棉花、棉纱等现货价格一路上涨,之前的低迷状态一扫而光。


据调查,2月中旬以来,江苏、河南、山东等棉纱涨幅集中在500-1000元/吨,50S及以上高支普梳、精梳棉纱的涨幅普遍达到1000-1300元/吨,但纯涤纱仅报涨200-300元/吨。


江苏徐州某纺企表示,纱厂之所以敢于紧跟郑棉上调纱价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春节前棉纱库存比较低(尤其部分大中型纱厂60S及以上高支纱库存更低),纱价随棉花、涤纶短纤等原料的波动而迅速调整,将风险降至最低;二是截至春节前未完成、未交货的订单数量并不大,纱价调整对中长线订单的影响较有限;三是纱厂资金流相对比较充裕,3-4月份运营压力不突出,给下游织造企业、服装厂和终端接单预留出足够的接受、消化时间,为纱价顺利上涨铺平道路。


image.png


目前国内棉纺织厂、面料、服装企业企业的复工复产率已恢复至80-90%,少数纱厂已开始询价、采购棉花、涤纶短纤等原料。目前3-4月份内销、外贸订单陆续到来,节前仍有部分合同需要赶单。在外围市场、基本面的支撑下,ICE、郑棉形成共振,而下游织布、面料企业和服装厂预计在2月底至3月上旬采购,针对棉纱、涤棉纱报价大幅上涨,纺服等企业需要将成本增长压力加速向下游终端传递,协商、僵持、接受需要时间。浙江某进出口公司认为,棉花、棉纱、涤棉纱等价格大涨的压力最终很可能要通过布厂、服装企业(或外贸公司)、采购方(含国外品牌企业、零售商)等多方分担,单靠某一个环节的大幅提价无法解决,终端各方都需要做出让步。


综上所述,应对危机最好方式无疑是开源节流,企业要及时调整生产策略,了解上下游企业对原料的个性化需求,避免库存积压,以应对或将长期存在的国际油价上涨的问题。

标签:
[0]
[0]
相关资讯
历史资讯
 >> 关闭窗口<<